Surface Qatar

CROSSER 0420 RQX

单抽出奇迹系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梅林啊我call爆他!!!!!
原本想着这次多半和以前一样是个碎片头像或者涂鸦什么的没想到是梅林啊!!
非洲人终于偷渡了一回!激动!
祝大家都能抽到自己心怡的皮肤哦!送你们我为数不多的欧气!(´▽`ʃ♡ƪ)
另外
想看看有多少期待更新的朋友(ψ°▽°)
双监管和宿伞之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经等不及了好吧!
来来来我们一起倒计时十分钟!耶!

……

难得
欧了一回
得某
……
为什么是律师的海盗罗盘啊我又不玩律师要它有个屁用?!
(想摔手机)
我想要克利切的皮肤啊这玩意儿可以换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TM想哭啊!!
虽然罗盘也很好,但是我真的
真的
真的不玩律师啊!!
平常都是慈善家和佣兵啊
贼难受了(:3_ヽ)_
难得欧气一会
抽的还不是自己想要的
我真是神人

今天的四角恋依然十(luan)分(de)和(bu)谐(xing)

咳……鸽了这么久我终于想起还有这么一个系列没有更完了……
大概……已经是一个随缘更新系列了😂
前篇请看主页哦

——————————————————————

欺诈时代〔大红袍/天青石视角〕

大红袍今天出门特别早。
他早就想好今天做些什么了,先去找他的甜甜圈一起去约会,之后他们再去超市买些东西一起准备晚餐。昨天大红袍收到了庆典司仪的微信,说他们今天回来。中午先陪婚礼去看橄榄枝,晚上他们就去找他。当然,大红袍是非常欢迎他们的,毕竟从小,庆典司仪就喜欢和他一起,两人感情可以说比其他瑟维都要亲近不少。(毕竟他们两个都是这么想的)
到了克利切们的家门口,大红袍很礼貌的敲了敲门。过来开门的是画师,听大红袍简单的说了一下后,就回去帮他叫天青石了。可能今天大红袍来的确实有点早,因为天青石看起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我的甜甜圈刚刚起床也还是那么可爱呢~

大红袍向他微笑。天青石也很快来了精神,毕竟面前站着的可是大闸蟹嘛。
上午的约会很顺利,大红袍清天青石吃了披萨炸鸡什么的,又去逛了逛街。天青石心情很好,看起来他玩的很开心。或者说吃的很开心。大红袍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供得起天青石的人了。当然,不算上其他的瑟维。
到了计划的第二部分,他们去超市买了不少东西。而一直专注于一会儿买什么好的大红袍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异样。
今天晚上的原定内容,是天青石和司仪们还有海盗一起在大红袍家吃饭。
原本一切都在照常运行,大红袍带着天青石去了他们平常经常去的小巷里吃点小吃,之后顺路就可以到大红袍家。直到他听见他们小巷的垃圾桶里发出来的奇怪声音。
“大闸蟹,什么东西呀?”天青石也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响声,便抓了抓大红袍的衣角。
“不知道,但我总听着不像是垃圾能发出的声音。”说着,大红袍重新拉起天青石的手,向着那个垃圾桶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还真不是垃圾。具体是谁前篇也有提过,绿翡翠。看这样子就是摔得特别惨,整个人都陷进垃圾桶里了,脑袋露在外面,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在那里吭叽。

大兄弟,我问你,你这姿势怎么做到的?真的不是你被别人扔进来的?大红袍不禁在内心吐槽。

没办法,总不能让他一直在那里呆着吧?伤的严不严重是一码事,主要他这样子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搞得好像他家家暴把他扔出来了一样。万分无奈的大红袍,一只手牵着天青石,一面还得扛着绿翡翠,一步一步向医院走了过去。

想不到绿翡翠这家伙这么轻。也是,他们家所有人都特别瘦,个子也不高,能有多重?……也不知道甜甜圈是不是也像这样啊。

天青石今天起的特别早
按理来说,这个时间他应该还在床上睡觉。不过这会儿画师大哥突然过来敲门,说是大红袍来找他。虽然真的很不愿意起来,但毕竟是大红袍,天青石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温暖床。
大红袍在门口微笑着迎接天青石,这会儿他的睡意已经完全消散了。跟画师大哥道了别就兴冲冲的拉着大红袍跑了出去。

嘿嘿,大闸蟹来找克利切了超开心哦!今天会有什么好吃的和好玩的魔术呢?超期待!(ノ◕ヮ◕)ノ*:・゚✧

说是出来约会,倒不如说是出来吃的。天青石把之前想吃但又没钱吃的全尝了一遍,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大吃一顿之后,天青石心满意足的跟着大红袍去了超市。
大红袍倒是十分认真的在买东西,但是天青石似乎并没有很大的兴趣。到不是说他对吃的没兴趣,而是另一件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唔……刚刚进来的时候……好像……看到橄榄枝先生紫石英蓝调先生和绿翡翠了呢……他们一起出来买东西吗?

买完东西,大红袍带着天青石去了附近的小巷。这个小巷平常人的特别少,很清净。但是在小巷里有一家很好吃的小吃店,天青石平常总喜欢跟大红袍去那里吃。但就在快到小吃店的时候,大红袍突然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天青石也听到了那个异常的声音。
结果大家肯定是知道的,这个发出异常声音的就是绿翡翠。毕竟是亲兄弟,天青石和大红袍他们两个把绿翡翠送到了医院,而天青石顺便通知了其他的克利切。

绿翡翠……怎么会在垃圾桶里?好奇怪啊……

哇塞现在佛系这么多的吗
是个温柔的爪爪杰哦
莫名觉得
这个颜色
挺配的

这次是和我家艾一起玩的匹配
虽然她跪了但她很棒哦!
哎嘿嘿嘿
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佛系屠夫吧
人家也很不容易的

是个可爱的蜘蛛小姐!
果然这世界上还是有温暖的!
之前也有一次玩皮皮善瓦尔莱塔小姐被放了(:3_ヽ)_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活到最后总会有糖吃*٩(๑´∀`๑)ง*
我感觉这样比开局就在那里疯狂求佛系好的多
凭本事活下来才是王道(๑´∀`๑)
反正我玩爪爪杰的时候就是这样的(๑´∀`๑)
前三个(私心除了佣兵慈善家)绝不留情,活到最后的肯定放,律师也放
(当然那种坑队友的我是会优先解决的)

关于刚刚玩的那两局第五……

如题,真的,不想说啥了……

这几局我都是用的奈布(主要是这个狼皮超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局地图湖景村,监管者是厂长,求生者的话,除了我用的是佣兵,还有一个冒险家、一个医生、一个祭祀。
我技术不是特别好,所以开局嘲讽炸机瞎特么翻窗我都是不敢的。再加上湖景村新地图(不算自定义你都去过十几次了还新个屁哦),我路不熟(主要是死的太早了图都逛不完)不敢皮。所以找到电机就去开机子了。

结果,我第一个机子刚开一半,祭祀跪了。

woc祭祀仇恨值这么高的吗?!

抬头一看破译进度——五条密码未破译。

我觉得布星。

没办法人还是要救的,我就朝那个方向跑过去了。那个厂长守尸,我就试着骗了一刀。骗成了就赶紧把人救了,甚至还给她扛了一下。
结果,我刚跑远,祭祀又跪了。

可能是我的救人方式有什么问题。

当时祭祀上凳子的进度条都过了一半了,救不了直接二挂升天,我就去找医生摸了我一把。摸好了就接着开机。

真的当时一个机子都没开开,人都飞一个了。

好不容易开完了一个机子,结果医生就被抡了一刀。但这医生还行,溜了这厂长一个机子。我开的一个机子。

但还是跪了。

没办法人家溜了那么久我还是得救一下的。正好冒险家正在开机,我就往那边跑过去救人了。
这次刀骗得也是很成功的,把人救下来之后又扛了一刀,医生也跑了。厂长追了我半天没追着,不追了。我就去开了个箱,正好是个针。摸好自己之后再开了个箱,还摸到了一个钢铁护肘。
装备好了我就接着开机,这会儿就只剩下一个机子了,我就去找了一趟开机的人。
当时我就懵了。
我目前能找到的两台机,全有傀儡守着。另外一个厂长本人看着。可能医生以身试法没事好,Duang就被恐惧震慑了。再去救了一回刀都没来得及扛医生又跪了,我就跑了,医生三挂上天。冒险家跟我就分别溜机子,但主要是我再溜。奈布这开机速度你们也是了解的,还是溜屠夫比较适合我。

但TM的这厂长贼精你懂吗。

可能是看出来我们俩准备分别溜机子开门了,电机刚开一半那家伙怎么说都不来追我,死磕着冒险家追,还没等我开完机冒险家就跪了。
再救一次刀没骗成,但还是救下来了。但等我跑远了准备开机的时候,冒险家又跪了。

于是我愣是溜了厂长120秒才找到的地窖。

真的湖景村这地图特么的要命你们懂吗?!

下一局,场景还是湖景村。监管者小丑,队友医生,园丁,机械师。
队友海星,但我布星。我TM的FF……发电机在哪啊……
找了半天,终于是看到电机了。刚开了一半,就听到了火箭冲刺的声音。
这TMD过分了吧?!一阶小丑哪TM来的火箭冲刺啊?!(后据知情人员所说,他那是捡着零件了。)
嗯然后我就皮断腿了。
之后就上演了一出葫芦娃救爷爷(:з」∠)_
先是医生过来救,一下子没救下来,恐惧震慑了。后面园丁过来,被打了一下不敢救了。还没跑远就被小丑突突了。机械师派了个娃娃过来,结果娃娃跪了。有一个娃娃过来,对不起,我飞了。
后面观了会儿战,医生被挂了,机械师亲自去救,但因为debuff的原因,翻窗还没翻过来直接恐惧震慑。
……我……对不起你们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珍爱生命,远离坑爹队友_(:3⌒゚)_

来自一个佛系爪爪杰的怒吼

我真的好心累啊这局的求生者到底都在干什么啊?!
虽说我前三个抓的人一定不放水(奈布除外啦咳咳……)但也没你们这样的啊!┴┴︵╰(‵□′)╯︵┴┴
一个机子都没动我特么的怎么佛啊?!
好气啊!
麻了个爪爪杰的我都想四杀了啊!!
(佛不动佛不动)

……嗯真香
于是我特别佩服这个幸运儿
遇到这么神的队友都能活到最后绝对是好汉嗯!
然后我就放了(•́ω•̀ )
湖景村实在找不着地窖所以我就带他开完了整场的机子(:3_ヽ)_
辛苦你了幸运儿(:3_ヽ)_
(我也辛苦啊一个人开机真的慢为什么我不能帮求生者开机啊啊啊啊等的本爪爪杰直翻窗啊!!)
(玫瑰手杖有,但这是用来抱奈布的哼唧(:3_ヽ)_)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克利切被抱的动作这么少女!!!!!
啊啊啊这个娇羞的样子太可爱了吧!!!!!
果然克利切是天使!!!!!

〔欺诈时代〕今天的四角恋依然十(luan)分(de)和(bu)谐(xing)

我又开始疯狂撒伏笔了(:з」∠)_

是蓝调阿拉丁/紫石英视角

就,蓝调和橄榄枝的关系一直把握不好(:з」∠)_

感觉还没烂到那种恩断义绝的地步……吧

紫石英也是个小可怜啊www

其实很心疼他的

这个是从多个欺诈组的角度叙述的,单看这两个肯定不知道怎么回事

耐心等待下篇吧朋友们(:3_ヽ)_(并没有人期待好吧)

errrrrrrrr……下篇想看哪个欺诈组角度的可以发到评论里(:3_ヽ)_

最后bug再统一改吧(:3_ヽ)_

————————————————————

蓝调阿拉丁开始了他紧张的跟踪工作。
前篇提过,紫石英跟着橄榄枝一直跟到了他家门口。中间蓝调当然是发现了的,便也一路跟了过去。
起初,是因为画师带着漆匠来找白金和银白,准备组团去排位虐屠夫。顺便向自己透露了今天家里只有紫石英在家,可以去找他。
蓝调当然会去,这可是个好机会,说不定运气好还能跟紫石英能出去约个会什么的(虽然只是本人的异想天开)。况且他们家里也没人了,一大早大红袍就去找天青石出去约会了;橄榄枝那家伙通常都不在家,虽说蓝调也不是很在乎他会去哪;庆典司仪和婚礼司仪早在四个月前就被海盗拐跑了,这一年能不能回来都是个未知数,现在白金和银白出去打排位,自己在家多无聊。
心想着,蓝调换了身私服出去了。
到了克利切们的家门口,蓝调很轻易的就看到了紫石英。他现在正在看书,没有仔细打理的头发松松散散,看起来十分可爱,更别提那件宽大的睡衣搭在身上有多诱惑人了,简直就是引人犯罪。此刻,蓝调已经忘掉了自己其实是来找紫石英,而不是飘在他家窗前当痴汉的了。不过,嗯,也没差啦。
画师!你是我的恩人啊!!!
蓝调内心给画师跪拜。
这时,紫石英看了看手机,就把书放到了一边。蓝调有些好奇他看到了什么,反正他是回到房间里了,过了挺长一段时间才出来。头发也梳好了,还换了身衣服,大概是准备出门。蓝调赶紧躲到一边,看见紫石英出了家门,就紧紧的跟了过去。
蓝调在紫石英身后像个猥琐大叔一样,为了不被发现还用了几次魔术。紫石英知不知道先暂且不说,行人倒是快被蓝调吓晕过去了。
试想,如果你正跟平常一样在大街上走,突然一个着装华丽的男人就这么在你面前消失,或是出现在你面前,你也得吓死。
跟这一路蓝调都快疯了。就不提自家紫石英居然是去找橄榄枝那个混蛋,橄榄枝也是专门挑着人多的地方走,甚至逆着人流,横穿人海。许多过路的都表示出了不满,但橄榄枝依然我行我素,压低了帽檐继续走。紫石英个子不算高,在人群中不太好找。在茫茫人海中,蓝调只能看见橄榄枝那顶出众的绿帽子。是真的 那种 绿颜色的 帽子。几次蓝调都被绕懵在了人群里,到现在都没跟丢还得感谢自己的身高优势和橄榄枝的帽子。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路走来总能看见有什么东西砸到橄榄枝身上,直到他听见空隆一声才停止。但他没心思管那是什么,看好紫石英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蓝调观察了一下,橄榄枝手里拿着超市的袋子,看起来是刚买完东西回来。这条路其实蓝调也认识,是去橄榄枝家的。
虽说蓝调不在乎橄榄枝到底回不回家,但他在外面的住的地方他还是知道的。回想当初,橄榄枝搬出来那天自己也是像今天这样跟过来的。有时候蓝调真的不清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明明橄榄枝在好久以前不是像现在这样。这倒好,自己处理不明白和兄弟之间的关系,恋爱也搞得一团糟。
或许我真的需要好好跟橄榄枝谈谈。蓝调想。然而,不知不觉间,他们几个,就这么到了橄榄枝家门口。
之后发生了什么大家想必也很清楚,但蓝调并没有改变主意,他的确想和橄榄枝好好谈谈,但现在加了个“小小的”前提,先把他削爆再说。
橄榄枝,我发誓,今天我蓝调阿拉丁不把你削成橄榄芽我就不姓蓝(大哥,你本来也不姓蓝)。

紫石英今天也在努力的让蓝调“回心转意”
今天他们家没人,天青石一早就被大红袍接出去约会了;画师大哥带着漆匠去找白金和银白打排位;绿翡翠嘛,从今天早上起来出去个接水回来之后就没见过他 更不用提几乎一年半年甚至更久都不回来的海盗远望者了。原本紫石英是计划就这么在家呆着的,毕竟相比起外面的喧哗,他还是更喜欢室内的安静。简单的吃了些早饭后,紫石英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在大厅里看上次没看完的那本书。
因为家里也没人,紫石英穿的很随意。睡衣也没换,头发也没梳,毕竟也不会有人看。反正紫石英是这么想的。
就在这本书马上就要看完的时候,紫石英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一下。是婚礼司仪发来的消息,说他们今天回来,已经告诉橄榄枝了。现在他应该在去自己和大哥他们之前经常去的那个超市买东西,听起来橄榄枝心情还不错,让紫石英去试试运气。虽说紫石英并不知道婚礼司仪是怎么弄到自己的联系方式的,但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去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无意间撇到了蓝调的身影。
不不不不行,蓝调先生应该和画师大哥一起,我我我不配,不配的。还是去找橄榄枝吧,这才是对我这么渺小的人该有的态度……紫石英想着,便回到了房间里梳了梳乱糟糟的头发,又换上了平常穿的那件私服出门了。
紫石英还挺走运,刚到超市门口就看到橄榄枝了。紫石英想要叫他,但自己又没有那个胆,只能等什么时候橄榄枝停下他再搭话了。但跟了一会儿,紫石英觉得,橄榄枝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走越快,路线也是清奇的很,专门逆着人家行人走。要不是他那顶绿帽子太显眼了,还真的特别容易跟丢。
紫石英知道自己这样很烦,谁都会这么觉得。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身为一个这么低级的皮肤,怎么可能配得上蓝调阿拉丁呢?他选择了自我欺骗,骗自己他喜欢橄榄枝,这样蓝调就可以一心一意的去追画师了。
虽说这一路上紫石英跟的挺累,但他感觉橄榄枝心更累。很明显的,橄榄枝想甩掉他,但无奈就是甩不开。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掉下来砸到橄榄枝身上,什么花瓶啊石头啊碎瓦啊什么都有,就跟个活靶子上街一样,什么都盯着橄榄枝砸。一直持续到他听到了空隆一声才算完事。
“你没完了是吗?”橄榄枝停了下来,语气十分冰冷。紫石英跟了橄榄枝一路,甚至都跟到他家里来了。过程中他想了半天该怎么说,结果到现在他一句话都记不起来了。原本他只是想让蓝调阿拉丁不再追求他,他自己也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只是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了,他不值得蓝调这么去关心他。
“橄……橄榄枝先生,克利切……真的,真的喜欢你……拜托了……克利切会……努力做的更好的……”最后,紫石英还是结结巴巴的说完了自己脑子里出现的唯一一句话。
“你是不是不会烦写这个字?那你看我就好了。我觉得我脸上的这个烦就差大写红体再加粗了。”橄榄枝冷哼一声。紫石英低着头,完全不敢看他。沉默了半晌,橄榄枝叹了口气,丢下一句“果然我们家没一个正常人。”,就狠狠的把门摔上了。因为正好站在门框那里,这一重击紫石英可以说一点都没浪费,稳稳的接了下来,随后就听到了蓝调匆匆忙忙跑过来的声音。
啊,果然又搞砸了呢……紫石英坐在地上,心里很不舒服。什么原因都有,但他本人并不愿意透露。

〔欺诈时代〕今天的四角恋依然十(luan)分(de)和(bu)谐(xing)

@欺诈时代 文沫大大和 @冬菇个人辣鸡处理站 冬菇大大的欺诈时代!

就,觉得四角恋很带感。于是有了这么个脑洞。

这个是橄榄枝和绿翡翠视角,后面还会有紫石英和蓝调视角。

或许会有其他欺诈组视角

以及,严重怀疑我又ooc了(:3_ヽ)_

———————————————————

橄榄枝真的是烦透紫石英了。
这家伙跟了自己一整天,不是那种光明正大的跟着,也不是那种鬼鬼祟祟的跟踪,就是在自己身后一步一步蹭。橄榄枝走快了紫石英就跟快点,橄榄枝慢下来紫石英就跟慢点。尽管橄榄枝把能用的各种办法都使上了,就是甩不开紫石英。
一路上行人就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们俩,中间还莫名其妙的被花盆和石头砸了好几回。直到橄榄枝到了家门口了紫石英才扭扭捏捏的表了个白。
橄榄枝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不只是他实在是烦紫石英。
但重点是他身后还跟着个自以为藏的很好的蓝调。
我真TM想锤爆你。
橄榄枝的内心是崩溃的。
大哥,我有什么值得你追的,你告诉我,我改,我保证马上改,改之前我再教教蓝调,这样你就可以去追他了吧,让老子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看书不行吗?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让裘克撞坏了,放着好好的蓝调不追偏偏过来跟自己嘚瑟。然而明明每次都是他自讨苦吃,非得让他揍几下才了事,可蓝调那家伙每次还非得找他撕破脸皮。
紫石英贱里贱气的过来跟橄榄枝玩找虐游戏,橄榄枝就配合了他一下,蓝调看着挺有意思,于是他来揍橄榄枝了。
蓝调大哥,我才是你亲弟啊。
“果然我们家没一个脑子正常的人。”橄榄枝如此说道。于是在紫石英面前狠狠的砸上了门,貌似还,砸到他脸上了。
今天晚上蓝调又要锤爆橄榄枝了呢。

绿翡翠今天皮断腿了吗?
事实告诉我们,断了。
那么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
前面有提到过,紫石英跟到橄榄枝家门口,就是为了表个白。在这个过程中路过的绿翡翠看见了,心想着反正今天闲得慌,我看看紫石英这家伙又搞什么名堂,看样子蓝调今天也很闲,大家一起玩跟踪嘛2333。于是也他偷偷的跟了过去。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着少年漂流的痕迹,咳跑偏了跑偏了。
他们这一路真是让跟踪的人都脑阔疼,橄榄枝专挑人多的地方走,但紫石英跟的也很紧,到底橄榄枝也没把他甩开,倒是蓝调被他俩溜的找不着北。为了不被发现所以一直走在各种矮楼楼顶上的绿翡翠倒是没什么压力,毕竟橄榄枝和蓝调都绿得发亮,各种意义上的绿得发亮,好找的很。紫石英那身衣服在人群中也很显眼,就是他们这一会儿跑一会儿停的很累人。毕竟再怎么说这仨是在平地上跑,绿翡翠那是楼顶跑酷。
橄榄枝这家伙要死啊!老老实实的走路不可以吗?!绿翡翠如此想到,顺便踢飞了脚边的石头。
“啊!什么东西?!”紧接着,传来了橄榄枝的惨叫。
绿翡翠有些惊讶怎么今天他准星这么好,平常翻到枪,就算跟监管者脸对脸他都能打墙。不仅是这一次,后面他扔的花盆、石头、碎瓦块都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橄榄枝身上。
或许他今天可以试试玩把枪。
本来跟的正高兴,绿翡翠也没注意到脚下的那个有些断裂的木板,结果一脚踩上去,它就碎了。之后绿翡翠Duang的一下就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不过可能是他跟漆匠待久了,绿翡翠命还不错(不存在的),就只是腿骨折了,而已。后来还是被出来约会的天青石和大红袍捡回去的。
这次绿翡翠是真.皮断腿。